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模特张亮双胞胎姐姐 天天弄丢父母婚戒 张亮挖一车沙子寻回

没有人吃不了的苦,只有人享不了的福

反季节拍摄,蹲在地上吃盒饭,连续坐8个小时的大巴去云南乡村拍片,从纽约时装周飞回国内凌晨两点连轴转拍杂志,这些张亮都不觉得苦。他信奉母亲的一句格言:没有人吃不了的苦,只有人享不了的福。

张亮是在一个100多人的小山村里长大的。村里的小学,一个班才8个学生,一年级和三年级合并上课,二年级和四年级合并上课。

“我爸爸没有开煤矿的时候是一个煤矿工人,工作在一线,很危险,搞不好有一天就回不来了,因为总塌方。妈妈为了补贴家用,等我们睡着之后就出去,用大的铁锨给人家装货车,一装就是好几十吨的那种大货车。我们村的煤矿都在井下,那个洞大概就1米6多,我妈身高1米75,她每天背着篓子进去背煤,背一天5块钱。我记得有一年暑假的时候,我跟我爸在煤矿上石头垒的房子里住了20多天,其实就是守煤。我第一次见到比猫还大的老鼠,红毛的,在那儿打架。觉得还挺好玩的。没有水,要到山下背泉水,还得背一大桶。20多天下来我一照镜子,只有牙是白的,眼睛是白的,其他全都是黑的,因为20多天没洗澡。”

不久之后,父亲得了一场重病,煤矿关了,家里的积蓄也慢慢花光了,每天一睁眼光医药费就上千。跟小时候口吃那会儿似的,张亮又开始恨自己没用,恨自己没有能力帮家里分担。“后来想明白了,我能做的就是不伸手要生活费,以及不让我姐姐跟家里面要生活费。”

张亮有一个双胞胎姐姐,成绩好,于是姐姐继续读高中,读大学,张亮去北京市里的技校学厨,一年后开始实习。实习头一年,他16岁,没工资――其实有工资,给学校了,班主任每个月来看学生就是来领工资的。张亮一开始不明白,每次看见老师还说谢谢,慢慢慢慢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等到张亮领工资了,他把钱一劈两半,自己和姐姐一人一半。

“我现在都记得那种兴奋,哇噻!挣钱了!第一个月工资550块,全都给家里买东西了。第二个月跟朋友借了120块买了双耐克鞋。”

刚穿上耐克鞋,张亮就“下岗”了。他上班的饭店被更大的饭店兼并了,那是1999年。十几年后,张亮穿得倍儿体面,坐在摄影棚里,几只大灯开着,光线全部聚到他身边,全场屏息静气,听他和貌美如花的电视台女主持人录节目。张亮笑眯眯地得瑟:“刚有‘下岗’这词,我就下岗了。”女主持人笑了,笑他说“下岗”这词:“你一个80后,说话怎么跟个60后、70后似的”。

17岁就失业了。张亮绝望了好一阵,等哀伤劲过去,他揣着饭店赔给他的两个月工资找工作。他吃大饼、榨菜、水,住在一个每月120元的地下室里。为了省钱,连地下一层的都住不起,他那间在地下三层。

“里面只有一盏灯,房间只有一个单人床的面积,一脱鞋就要上床。也没窗户,一开门完全是死老鼠的味道。我每天早晨一起床就想办法找工作,洗个脸就出门,晚上困得不行才回地下室,没事干就去网吧,上会儿网,打CS,让我自己变困,回去就能睡着了。”

张亮没有对国家和体制的愤怒,“不愤怒。当时想不到那种宏观的。我当时只想的是我下一顿吃什么。”

后来他还干过售货员,那时他住在北京东四环欢乐谷附近,是房东多搭出来的一间违建平房。培训的时候说得好好的,登记住址就近分配工作,结果把他分配到西边公主坟的翠微商场,每天上下班穿两次北京城。

翠微商场有一个规矩,早上7点40必须到岗开晨会,叫“爱的鼓励”,员工站成两排,店长领着鼓掌喊口号,啪啪啪,啪啪啪。如果没到会,就会被扣钱。

张亮每天5点半从家出门,骑自行车骑到平乐园52路总站,把车锁在总站那儿,坐车到公主坟,下车走15分钟到翠微。他们店卖的是体育用品,一定要很精神很阳光,短头发,要打喱水。张亮那个屋冬天没有暖气,每天回家睡觉他都把喱水搂在被窝里面睡,要不然第二天会冻成冰。

“早上起来洗头的时候,院子里的水管都结了一大坨的冰坨,就一开水龙头在那儿洗头,咬着牙洗,然后回家用吹风机一吹,然后抹喱水。”

说这段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赶往北京首都机场的路上。张亮的妻子寇静开车,天天睡着了,张亮投入地讲故事,说到“一开水龙头在那儿洗头”,他仰脖子做了一个巨潇洒的甩发动作,满脸“我是不是很帅”的表情。

儿子真好

张亮时时刻刻不忘臭美,他管这叫“少年心态”,随时投入,随时好奇,随时乐观。

去年春节,缅甸的局势刚刚平静下来,张亮和张曦去中缅边境给杂志拍片。回程的时候,山路塌方,一条路全堵了,前后都是车,没人下去,张曦腰不好,他也没法下去,最后看见张亮下车了,快一米九的个子,去塌方处搬石头,还站在路中间指挥交通,疏导车辆。说起这事,张亮臭美依旧:“当时我身上还穿着DIOR男装呢。”

其实张亮很怕塌方。小时候,他老担心爸爸去煤矿上工回不来了,后来又听说几个同学死在运煤的山路上。但他不会用恐惧的方式去谈论一件事。最能激发张亮聊天热情的,还是他怎么扼住命运的结巴,怎么下岗再就业,以及,儿子真好。

儿子是他“偷偷摸摸”要的。2007年,张亮的模特事业冉冉上升,捧红过林志玲、郑元畅、洪晓蕾的台湾模特公司凯渥已经把他签成旗下的第一个大陆男模,老板带他去台湾见了好几个影视圈的导演。模特张亮双胞胎姐姐张亮明白,公司想把他往艺人的方向转,名和利的大门正在打开。

《时装男士》主编王韶辉告诉《人物》记者:“模特这个行业没有标准,胡报价。模特张亮双胞胎姐姐高的比如刘雯走一台拿20万,昨天王培沂那场秀模特均价2000。张亮走个台,现在我估计6万-8万。但在《爸爸去哪儿》之前,到头也就两万吧。就算是刘雯,现在世界排名第三,很厉害了,可她的收入比起一个三流小明星来说差远了,代言也就几十万,但是一个小明星能好几百万。这就是模特和明星的差异,也是许多模特为什么要转行拍戏的原因。”

在凯渥的时候,张亮始终没转去拍戏,但在《爸爸去哪儿》播出之后,红得不行的他终于要跨界了。张亮打算去演一个杀手,特别酷的那种。

他没想到当初偷偷摸摸要的儿子会在今天给他带来一个命运的转弯。

那年,寇静怀孕了,她问张亮要不要这个孩子。张亮连个磕巴都没打:“要啊”。但他瞒着经纪人夏季,直到共同的好朋友无意中说前两天去喝了张亮孩子的满月酒,夏季才知道张亮做爸爸了。他非常生气,3天没和张亮说话。

张亮说要这个孩子的原因有两条,一是当时不想按照凯渥的期待去拍戏当明星,“我连模特还没当明白呢”,再有就是“犯浑了”。就像结婚的时候,寇静问结婚吗,张亮说想结就走啊。俩人下午就去领证。这次也应得特别干脆,但“现在想起来就是特虎。其实说不心虚是假的,刚贷款买了套房,正还贷款,兜比脸干净。但反正就豁出去了,农村的孩子,家庭环境那样不是也照样能养大吗?”

直到天天出生两三年以后,夏季才原谅张亮。

“有一次我和张亮聊天,我问他天天每天干嘛,他说天天有个可以坐进去的玩具车,有空的时候他就到楼下去推天天。他说突然有一天,天天跟他说‘爸爸,你坐下来,我推你’,他说听到这个话他都快哭了。我突然觉得,有小孩其实是个很幸福的事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干货 » 模特张亮双胞胎姐姐 天天弄丢父母婚戒 张亮挖一车沙子寻回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