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PPP小镇运作“明星”金诚集团再陷兑付危机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公司还能上市,能开到这么大,还能开门在这里继续骗人?”11月的杭州阴雨连连,但凌高(化名)依然会时常与其他维权者一起赶往金诚大厦,要求拿回自己的本金。

此前金诚集团官网介绍,金诚财富的产品是以“5700亿政府签约PPP小镇项目”及其他政信类产品(融资主体为国企、国资政府平台、国企改制建设方等的私募产品)为标的的私募产品。

金诚财富方面对记者表示,其旗下有6家私募机构及1家基金销售机构,共管理私募产品规模超过700亿元,有超过300种产品可供选择,“我们的产品,每一个都是有政府信用为依托,有稳健回报和灵活周期的高端理财产品。”

然而,凌高说,目前金诚所谓的“高端理财产品”全部陷入了无法兑付的状况,“今年5月中旬,让我们签了展期协议(即产品兑付延期协议),现在展期的6个月时间到了,还是一个产品都没有兑付。”

根据官方资料,金诚财富是金诚集团旗下的金融服务机构。金诚集团由韦杰创立于2008年,拥有港股上市平台“金诚控股(01462.HK)”,其官方宣称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集团总资产规模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

如今,这个自称为“全国特色小镇范本”的“庞然大物”陷入了深深的谜团和旋涡。

展期始末

2018年5月开始,金诚财富陷入了首次兑付危机,大量投资者发现,金诚财富旗下产品无法实现大额赎回,凌高第一时间与几位投资者赶到杭州。

初到杭州的情景与凌高想象的不太一样,“他们在拱墅区挺好的一个地段有一座大厦,看上去很有大公司的样子,我们说明来意,很快就有一个负责人出来接待我们,公司里面人来人往,西装笔挺,看起来很正式,第一反应觉得这个公司不会有太大问题。”

出于这样的第一印象,凌高表示,其与金诚财富负责人的首次见面未发生口角、冲突,“我问他为什么没法赎回了,他笑呵呵地和我说没有这回事,一定是系统出现了问题,公司的现金流很充裕,我们可以安心回家等消息,几天之内一定可以赎回,还跟我说把车票留下,他们给报销,当时我们特别高兴地就回家了。”

然而,回家一周后,凌高发现产品依旧无法赎回,他通过微博、论坛、贴吧等网络平台得知,更多的金诚产品陷入了无法赎回、兑付的状况。

凌高再次来到金诚大厦,这一次,金诚的员工不再西装革履、神色淡定,“人数比第一次来少了很多,还有几个员工趴在那里哭,办公室里到处都是吵架的声音。”

凌高回忆,一位工作人员将他带到一间没有人的小办公室,大概半小时后,一位神色匆匆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份展期合同进入办公室,“给了我三个方案,一是同意签署展期兑付协议,延期六个月支付全部本息;二是同意兑付30%本金,而且是通过转让债权的方式,不保证实现兑付;三是把本金及利息换成金诚股票,行权价格3.5。”

凌高仔细查看协议发现,金诚提供的第二种方案中,要求投资者同意将债权转移给金诚,由金诚再将债权转手给其他人,协议中指明,金诚不保证债权能够顺利转让,也就是说,凌高签署该份协议就意味着其将赎回的权利转移给金诚,而即使金诚未如协议规定将30%本金兑付给凌高,金诚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至于第三种方案,凌高在简单查看了金诚控股的股票走势后也选择了放弃,“股价才两块多,而且连着一年多都在跌,谁知道哪年能行权。”考量再三后,凌高与金诚签订了展期合同,同意产品延期六个月赎回。

7月9日,金诚集团官方宣布,旗下部分产品展期6-12个月,总规模不超过140亿。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8月发表公开信称,“我们和信任我们的绝大多数投资人达成了展期协议,这一比例超过了80%。”

但如今,首批展期产品仍无法兑付。

PPP小镇千亿谜团

在金诚控股的介绍中,“港股唯一特色小镇概念股、全国特色小镇范本”的介绍格外显眼,其官网信息显示,金诚的特色小镇在浙江、江苏等十省份均有布局,共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

然而,即使是在金诚的官网上,也无法找到完整的59个小镇名单,记者通过金诚集团发布的签约公告不完全统计,其公开签约的特色小镇项目不足20个。记者向金诚集团方面提出疑问,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予以回应。

据多位维权的金诚前员工透露,金诚的大部分特色小镇项目实际上都只是做了个签约,并没有任何后续跟进的投资,真正落到实处的项目仅有“杭州古玩城”、“无锡太悦酒店”、“苏州金诚之星”以及“盱眙龙虾小镇”,且这几个项目目前均在寻求脱手。

11月26日,金诚组织来自岳阳的投资者代表进行见面沟通会,金诚方面表示,正在积极处理金诚的重组,包括单个项目重组及金诚集团整体重组,“单个项目重组以人鱼小镇为范本,引入央企国企投入资金进行建设,最终完成基金的退出,集团重组已经进入关键时刻。”

一位金诚前员工对记者表示,在其维权过程中,金诚方面的高管曾带着他们前往无锡、盱眙对几个项目进行了考察,并承诺将尽快处理这些资产用于兑付,“目前没有看到哪个项目已经售出的公告或者资料。”

迫于业绩压力在金诚产品中投入了数十万的另一位金诚前员工对记者表示,签约PPP特色小镇被金诚当做提高可信度的噱头,“对绝大部分投资者来说,与政府合作的项目就是稳妥的代名词,但是很少有人想到,金诚发的私募产品除了以此做名头之外,和政府没有太多关系。”

他表示,金诚的模式是先与地方政府签订一个PPP项目的框架,随后立刻上架该项目的私募产品开始销售,同时,销售的产品将项目从时间上拆分错配,例如,金诚的盱眙龙虾小镇项目期限实际为29年,项目规模为60亿元,而金诚财富发布的龙虾小镇产品期限则为12-24个月不等,产品规模2亿元。

“简单来说,在第一期产品快要到期前,金诚立马就上架第二期产品,然后用第二期产品融到的钱去还第一期产品需要兑付的钱,也就是业内常说的新债还旧债。”这位前员工称,随着本息叠加、兑付压力提高,金诚不得不提高新私募产品的规模。

2018年1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指出私募基金应当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任何形式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存在短募长投、期限错配、分离定价、滚动发行、集合运作等违规操作;涉及关联交易的,应当在风险提示书中向投资者披露关联关系情况。

这位前员工对记者表示,金诚所发行的私募产品,“在项目的架构中,融资方公司大多都是金诚的子公司、影子公司,融资方、监管方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金诚,所以他们可以随时发布产品。”

浙江杭天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对记者表示,目前并无法律明文规定私募产品不得自融,但在特定情况下有可能涉及到“非法集资罪”及“非法经营罪”等。

金诚的官方资料称,其在2017年一年内,新增3900亿元政府项目签约量,然而,据政府PPP项目入库数据统计,全国仅两家民企中标PPP项目总额超过千亿,分别为华夏幸福及东方园林,并无金诚集团。

 

2018年5月,浙江证监局宣布,由于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金诚旗下基金销售公司“金观诚”被浙江证监局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2018年11月23日,浙江证监局宣布该项处罚措施不予解除。

目前,金诚财富的官网上已经没有59个PPP小镇项目及5700亿政府项目签约量的宣传数据。

记者多次致电并到金诚大厦现场与金诚方面负责人进行沟通,但金诚方面至今未予以正面回应,只表示“传言不实,公司运营状况正常,我们正在积极完成赎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干货 » PPP小镇运作“明星”金诚集团再陷兑付危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