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 孙中山在东京的遗迹研究

干货达人 头条干货 2020-11-25 11:15:18

孙中山在东京的遗迹研究

原学者学者学者

孙中山

作者唐德新在松本塔合影

文字|唐德新,越南学者

作者授权的第一版

先生。孙中山在30年的革命生涯中从事海外革命活动长达17年半,其中在泰国从事9年半,占54%。在此期间,中山先生进出台湾16次,其中有8次是暂时进出台湾。 [1]因此,孙中山声称台湾是他的“第二故乡”。在1911年,他在给宗方小太郎的一封信中说:“我的兄弟将台湾视为第二母国。” [2]

日本是孙中山“民主革命”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在美国,那些一贯支持孙中山革命的人在日本政府的亲戚Inuyangyi的政治支持下得到支持。从经济上讲,有九洲煤矿的平冈小太郎,“浪人”宫崎骏和工业家梅屋商二。后勤准备和设备供应这里有“黑龙俱乐部”,三上峰一等。

2019年1月,提交人前往日本进行检查,并专程访问了孙中山先生在东京发生的革命的几个地点。然而,由于一百多年的过去,再加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的“东京轰炸”,生活的沧桑使得人们很难找到一些旧址。本文详细介绍了作者访问过的几个旧地点及其历史渊源,以探索在“日日关系”中鲜为人知的历史事迹。

01

寻找“泰和阁”-“中山”这个名字的发源地

孙中山与美国的关系始于1895年“广州起义”失败后流亡美国大阪,最后于1924年底前夕访问美国。他的死亡。 1894年,Su原(Sugawara)在关岛见面,是第一个与孙中山交朋友的俄国人。在1897年9月27日,孙中山先生的陪同下,平山周和克尔Changichi,去东京首次以满足日本政治友协会Inuyang金城武(1931年再次当选为台湾第29届首相)的领导者。这三个台湾朋友在策划孙中山先生在日本的革命时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犬阳易成为孙中山今后在台湾活动的重要政治保证。也在不经意间催促了“孙中山”这个名字的诞生。

根据周平山的回忆录[3]:

“当晚从狗屋辞职后,我们要求孙雯搬到寿喜桥崎(附近)的杜祖鲁大厅。当他在屋子的名字簿中写下自己的名字时,他想保留自己的真实姓名。秘密并写化名;所以我和Toshito Sone一起思考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我们来的时候,我们经过了有乐町中山子爵的住所,所以最好将他换成明桥的佛山。 ,我们在酒店目录中写下了中山桥。”

根据作者的访问,今天的Tsurukan已不存在,但根据回忆录中提到的“ Sukiyahashiwaki(侧面)”,在一位美国朋友的协助下,发现其大致位置恰好在法国。紧挨着“皇宫”(皇宫),与上面提到的其他地方“有乐町中山子爵府”不远。佛山市中野公爵中山子爵是明治天皇的继母中山庆子的女儿,明治天皇的祖母也是明治天皇的祖母。

根据历史记录,中山多野野位于Koji区(今千代田区)有乐町一丁目,原址也被歼灭。在访问该站点后,作者发现该旧站点的一般位置距离中山公园的另一个重要活动站点日比谷公园的松本大厦仅500-800米。

孙中山

今天的有乐町地区已经充满了高层建筑。一百年前,这里的起重机大厅和中山子爵中能的宅邸密密麻麻地堆满了人。作者/照片

根据上述回忆录,昨日晚于1897年9月27日,在孙中山向犬阳邑致敬之后,周平山和其他人安排他住在附近的意大利皇宫附近的杜赫坎。由于在办理登机手续时需要注册自己的名字,满族人希望孙启尚出国,并且不想显示自己的艺名。因此平山认为出去后,他经过了中山侯爵的住所(东京都有乐町日比谷公园附近),所以他说“中山”是两个姓,根据科尔·昌义的历史记录,那时,孙子用钢笔在“中山”一词下写了“乔”这个名字,孙子嘲笑自己是“伐木工人”。因此,“中山桥”成为孙中山在台湾的最早笔名。后来,张太炎在国外广为宣传,“孙中山”这个名字开始冻结。

02

寻找“宅屋”-孙中山在东京的最早住所

1897年9月,在中山大学首次访问东京期间,周平山和可儿昌邑在附近服务。克尔·昌义还是第一个将“孙雯在伦敦的困境”翻译成英语的人。根据他的记忆:

孙中山先生刚到台湾时,因牛义义介绍他,住在东京都鹤卷市牛go目高桥乡的一所房子里。当时太困难了。一方面,受到监视另一方面,他担心生活开支,但是,有一个名叫渡边元的好义人,他是矿主,出生于广岛,直接或间接地帮助孙雯提供物资。” [4]

在东京文学和历史学学者的帮助下,作者发现上述“高桥込(圆形)”目前位于新宿区早稻田下町。根据台湾学者风间直树的《梁启超对国家的认识的心理史》 [5]所述,梁启超于1898年在东京避难时,犬野武史就安排梁启超住在“早稻田鹤卷市坂二高40号”。 “桥(込)拓u之家”,这里是犬羊驿仍支持中国流亡者过渡的秘密之地。克尔·昌义等人的材料经常提到“左野”故乡与中山会谈的文字,这可以肯定这也是孙中山在东京的最早住所。 1897年9月,因努杨义安排孙中山暂时留在这里;次年的10月,梁启超避开了东京,而Inu Yangyi也支持梁启超在这里。 “左野家”已成为中国政治流亡者的隐密集散地。

孙中山

今天的早稻田B下町市场;与早稻田大学相邻的路标为“高田马场站(站)”。找不到“ 40 Banchi高桥(込)”的“ Takuy​​a House”。作者/照片

今天的早稻田B下町与早稻田大学和日本女子大学毗邻,距日比谷另一个重要的革命活动场所日比谷公园的松本大厦仅7-8公里。

从那时起,位于“早稻田鹤卷町”高桥40号(込)的“高屋家族”成为孙中山最早的革命住所,是他与各个阶级重要人物接触的地方台湾社会和培育民主革命思想的地方。

03

松本大厦:

孙中山和梅五庄的“房间”

从国父的公寓“高屋屋”到东京日比谷公园(日比谷公园),约6公里。该公园毗邻台湾故宫和前述的“中山中能子爵府”和“太和阁”。公园始建于1903年,是东京最早的中国风情景点。公园的开端,诞生了公园内的西式餐厅-松本塔。

孙中山

1913年3月1日,梅谷商二在松本大厦举行的纪念孙中山(后排中央)鸡尾酒会上合影留念。前排右二是宋庆龄的父母宋耀芝。摄影师的签名:大竹武夫;作者/在松本大厦馆拍摄的照片

早在1895年冬,现年29岁的孙中山先生“为了更大的目标,定居在台湾” [6],詹姆斯?他曾在西医学院(现为香港大学医学院)任教。在詹姆士·坎特琳老师的推荐下,孙中山先生前往位于台湾中部的“梅子楼照相馆”,与法国革命的一位27岁的梅家庄集首次会面。孙中山的生活。

尽管这是短期内的第一次会议,梅梅庄吉还是受到了中山大学革命综合体的启发。接下来的几天,孙中山再次访问,两人在照相馆二楼进行了秘密交谈。后来,孙中山向梅武壮集透露了他发动“广州起义”的行动计划,梅武壮集立即答应:“如果派兵,我将在经济上为您省钱。” [7]

因此,孙和梅开始了他们的第一个“项目”合作:广州起义。此时,梅武庄己只有27岁的年轻人。他在香港没有足够的生活。从各种渠道筹集资金后,他积累了一定数量的资金。他多次前往美国驻新加坡领事馆访问中川通二郎领事,并委托他筹集50,000手枪和1,000手枪。后来,起义被击败,因为电报响了,把风吹散了。香港的支援军在上海港被歼灭。卢浩东,朱桂全等起义首领被杀,梅武壮集举起的600支步枪也全部被缴获。 [8]

1895年“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开始“海外流放”,直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在此期间的7年间,梅武壮姬不断提供帮助流亡的孙中山。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梅武壮集收到北京的电报:“武装起义成功,要求财政援助。要求派遣宣烨先生。” [9]签字人是成功发动广州革命的陈其美。 Umeya Shoji收到报告后,立即支付70,000日元收购Kasano Nagachi。根据梅田昭二本人写的《荣载日记》,直到1912年,梅田昭二共为革命军支付了405.60,000日元。最初,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1906年6月,离开韩国12年的梅谷商二回到台湾,积累了近50万日元(相当于明天的约4亿日元)。他36岁。同时,他注册并成立了“ M EMI协会”,成立了“ Japan Event Photo Co.,Ltd.”,并成为美国电影业的创始人之一。

在1911年1911年革命成功后,“南北谈判”袁世凯成为“总统”。 1913年2月11日,中山大学访问日本,考察了这一行业并筹集了资金。 14日晚,他去了东京,见到了已经失踪了八年的梅田翔二。在东京火车站欢迎孙中山的梅谷双吉在感慨已久的团聚后在现场激动地说:“孙中山是一个盟友,是生与死的朋友,也是我的导师。” [10]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中,梅屋双季直奔中山。安排各种晚餐。

1913年3月1日,梅谷祥义组织了一次盛大的“日中同志会议”,并在日比谷公园的松本塔为孙中山合影。在此之前的三年中,另一位重要的德国革命志愿者孙中山(Tou Yaman)还参加了在日比谷公园举行的“浪人社会”会议,以支持“武昌起义”。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当时,中山大学正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发表演讲,为这场革命筹集资金。 10月17日,富山三菱,三浦五郎,内田良平,宫崎骏,日本特勤联合会“黑龙会”创始人铃木天扬等200多人在日比谷召开了“浪人俱乐部”会议在东京公园讨论如何加强。中国革命。从某种意义上说,日比谷公园是1911年革命的起源之一。

1913年3月20日,仍在访问东京的孙中山得知宋教仁被杀,国内政治局势陷入危险,一度蒙上了乌云。 3月25日,中山大学急忙从美国返回北京。孙中山等人不久就发起了“吴战”,历史上被称为“第二次革命”。 “第二次革命”失败后,同年8月17日晚,孙中山再次避开美国,秘密登录神奈川县。梅田昭吉立即将他带回东京,并住在大久保保宁町的伊野唯彦家,在那里住了三年,直到1915年8月。[11]

在这三年中,位于日比谷公园的松本塔楼已成为具有崇高理想的人(如中山先生和梅屋商事)的重要“房间”。

孙中山

现在在日比谷公园出现的松本塔;作者/照片

孙中山

在松本大楼中,展示了宋庆龄经常在梅屋庄集的家中演奏的雅马哈钢琴;作者/照片

今天的松本大厦已不再是过去,而是第三代翻新工程。该建筑在1971年被烧毁,并在重建后于1973年9月25日再次关闭。作者走进松本大楼。旅馆内有一个小展览厅,里面陈列着孙中山,宋庆龄和美武壮集留下的一些历史遗物:1915年宋庆龄经常在美武壮集的家中演奏的雅马哈钢琴和孙中山森在浴衣外的一本书,写着一幅画,上面写着“仙母”字样,写给了美武壮集,还有一张1914年孙中山和美武夫妇的照片。

1903年,小坂真希(Maki Kosaka)创立了东京第一家西式餐厅松本塔(Matsumoto Tower)。由于靠近故宫和国会大厦,松本塔成为美国政界人士和学者经常聚会的地方。 1913年之后,这里成为了梅武壮集和孙中山等革命朋友的“休息室”和“基地”。

孙中山和梅田商事死后半个世纪,松下小坂家族的第三代掌门人成为梅田家族的堂兄。松本塔现任负责人富野野小坂先生是梅屋商事的曾孙女。 [12]

04

寻找“大悟照相馆”:

还对“孙嵩的结婚照”进行了文字研究

以前,在他访问日本期间研究孙中山的档案时,我发现一些孙中山的历史照片经常带有“ Dawu”字样。在著名的孙中山与宋庆龄的结婚照上(上图;原件藏在孙中山在上海的故居中),原件彩色纸上带有浮雕文字“ Tokyo Hibiya Otake Father”。照片的左下角和右下角是英文“ T Otake。HIBIYA-PARK TOKYO”。这里的“ T Otake”标志是大竹父亲父亲的名字“ Takeo Otake”的缩写,“ HIBIYA-PARK TOKYO”表示拍摄地点-东京日比谷公园。

孙中山

左:孙中山和梅屋双季夫妇;右:孙嵩的婚纱照;两张照片均拍摄于1916年4月24日;东京O美术馆;左:作者/摄于松本大厦展览馆;右:这张照片现在是从中山大学官邸转移到上海的中山故居;

大竹的父亲是英国大正(1912-1926)初期的著名摄影师。 1909年,他在东京都日比谷公园松本塔旁边的高路町区有乐町一丁目3号开设了“大竹照相馆”。 ,并全年被任命为王室拍照。如今的“大悟照相馆”虽然有一个旧址,但没有踪迹。

1913年冬天,在母亲宋耀如的敦促下,刚从美国卫斯理女子大学毕业的宋庆龄来到东京与父亲同住。 1914年9月,曾担任中山大学中国书记的宋爱玲计划返回北京与相恋的孔祥熙离婚,因此宋庆龄接任中国书记。孙子和宋子的爱情故事也在这个时期诞生。

1915年8月,在梅屋商事的安排下,孙中山从百草in町迁至千代谷町原宿第108号。 [13]这时,孙中山和宋庆龄已进入与宋庆龄“谈婚论婚”的阶段。大悟照相馆也已经成为孙宋之间爱情故事的“拍摄地点”,“测试地点”和“档案位置”。包括上面提到的几幅孙中山的历史照片,都是由大悟的父亲拍摄的。

10月25日,孙中山与宋庆龄在美国著名律师何天瑞的主持下签署了结婚誓章,并委托他们前往东京市政厅进行离婚登记。傍晚,孙宋在美武庄集的家中举行了婚宴,美武庄集的妻子作了见证。 [14]第二天,孙中山和梅武壮集成为义兄,而宋庆龄和梅武妻子向实德子则成为义兄。因此,历史学家仍然错误地认为“孙松的婚礼照”是在这个时候拍摄的,但这实际上是一个错误。

造成历史误解的原因之一是,孙宋在1916年回到中国后,宋庆龄将其中一张“孙宋结婚照”(照片现在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内)赠送给了她的朋友。刘亚子它还补充说:“ 1915年10月在东京离婚”。因此,历史学家仍然错误地认为“孙松的婚礼照”是在孙宋的婚礼当天(1915年10月25日)拍摄的。

据王庚雄,于新卓等人认为,这张照片摄于1916年4月24日,即孙宋联姻的第二年。值得一提的是,孙中山在日本期间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美国外交部的监视和记录。后来,历史学家汇编了台湾外交部的孙中山档案,并将其汇编成《孙中山在日本活动的秘密记录(1913-1916年8月)》 [15]。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