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成立(摘要)

干货达人 头条干货 2020-12-04 20:04:45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成立(摘要)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建立始于1919年“五四”运动的一年。“五四”运动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中国青年运动的伟大开端。它促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的融合,革命知识分子和工人群众的融合,并为中国共产党及其助手青年团的建立做出了贡献。计划。马克思列宁主义在青年中的广泛传播,为建立联盟制定了思想计划;一群革命青年在斗争中受过训练,并为建立联盟制定了组织计划;共产主义集团的建立赋予了开国元首的直接领导。

在建党过程中,来自全国各地的共产党员正在开展团体建设活动。

在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7月完善之前,各地的共产党人在改善共产党的最初组织共产党的过程中建立了社会青年团(S·Y)。

共产党是上海共产党的最初组织,首先成立了一个小组。 1920年8月,陈独秀在北京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发起小组-上海共产党。他们除了传播马克思主义,发动工人运动和指导地方政党建设外,还开展了建立同盟的工作。它派出了最年轻的成员于秀松挺身而出,并与袁振英,甄天地,金家峰等八名年轻人一起于1920年8月22日成立了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

这时,在四川,湖北,安徽,四川等地,许多进步的年轻人对旧社会不满意。他们怀着爱国的热情与家人分离,离开了中学,前往北京寻找陈独秀和《新青年》杂志。 《民国日报》副刊《启蒙》主编邵立子寻求出路。上海同盟组织发展了最早的领导人小组:罗觉(罗义农),任Bi时,肖金光,李忠,李其汉,任作民,王一飞,徐志珍,傅大庆,梁百泰,卜世柱,袁大石,彭树芝,柯庆石和廖华相等。到1921年初,会员已增至200多个。中国共产党东方部负责人顾琳(Gu Lin)称赞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中国青年团中最好的一个”。

为了训练革命的骨干,年轻人被选入苏联学习。 1920年3月,上海共产主义集团和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了“外语学会”。该社交网站位于该团的组织中-新余杨里6号(现在是淮海中路明德里北6号),以开放的学校方式报道革命活动。外国语言学会由杨明斋担任主任,余秀松担任秘书,维京斯基的妻子担任英语老师。 1921年冬,该学院的20多名青年团军官前往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了三个小组的研究,其中包括刘少奇,罗爵,任Bi时,肖金光,何金良(王守华),王一飞,傅大庆,彭树芝,徐志珍,梁百泰,卜世菊,柯庆石,华林等。

上海少年团成立后,它把党章发给各地的共产党员。与地方发展组织联络并建立青年联盟。在建立联赛的过程中,各地都与上海联赛组织保持着密切联系。

1920年3月,共产党组织在北京成立后,在李大钊的直接指导下。它还积极开展了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成立,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将于11月组建。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大学学生会办公室举行。邓中霞,张国涛,高尚德(高俊宇),罗章龙,刘仁静,何梦雄,苗伯英(女),朱吴山,黄日奎,李军,范洪杰,吴如明会议促成高尚德为校长④。北京党组织的几乎所有成员都成为了团委的领导人,有些还担任了团委的领导人。

1921年3月30日,团委在北京大学第二医院召开了第四次会议。李大钊,张国涛,高尚德,刘仁敬,罗章龙等25人。李大钊在会上强调:“团内事务正逐渐动荡。”他计划建立办公室并准备油印机。设立总公司,以方便更换。 “会议同意这一建议,并决定实施行政委员会制度,11人,其中包括李大钊,高尚德,张国焘,刘仁静,与郑振铎当选成为执行委员会和张国焘升任为主席这时该团是55个人⑤。

在李大钊的直接领导下,北京党的工作进行得过于积极。它重视与各学校的进步中学生,发展中的组织接触,并组织劳动补习学校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以向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该团在上海工人运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同时,北京的党团组织也帮助北京,唐山和济南等其他地区建立了党团组织,在中国革命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1920年3月,在长沙,毛泽东从北京和北京获得了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章程后,他开始在广州建立同盟,并在1920年底组建了同盟。最初的联盟领导人中,有一些是参加革命斗争并通过五四运动考验的新民协会成员,还有一些进步的年轻中学生和青年工人。如彭煌,肖铮,陈子波,彭萍芝,唐健。毛泽东还曾担任该团团长。

在建设同盟过程中,毛泽东十分重视同盟领导人的政治素质。根据1920年广州第一师范学院学生张文良的日记,“ 11月17日。我收到了泽东的来信,并寄了十本《青年团章程》。目的是研究和促进社会革新。问我,我将在周日早上见他,并请我代表他找同志。”“ 11月21日,与毛泽东(在通州博物馆里)见面,尹将很快去衡阳视察和教育,并请青年团注意发现真相。同志:您应该放慢脚步,而不要急着前进。” 12月2日,毛泽东指示张文良“寻找更多真正的同志”⑥。

在建立联盟的过程中,毛泽东还非常重视利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年轻人,特别是受无政府主义思想影响的年轻人。 1920年至1921年,长沙的年轻人受到无政府主义思想的严重影响。湖南“工会”的领导人黄爱(又称“真正的”)和庞仁权,在毛泽东的耐心启迪和帮助下,将对无政府主义的信仰转变为马克思主义,并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加入该团之后,他们变得更加活跃。不幸的是,在1922年1月17日,他们被反共产主义军阀枪杀。联盟的中央机关杂志“ Herald”发表了一篇文章,称赞他们是“优秀的联盟领袖”和“中国无产阶级的最有能力的指导者”。

毛泽东还高度重视教育小组在工农之间的工作。毛泽东本人以身作则,去了重庆的许多制鞋厂,例如纺织厂和造纸厂,还去了高铁工人和搬运工,了解情况并与他们交朋友。从1922年到1923年,毛泽东派出了一批重要的党魁在工人中间工作。派遣李立三、刘少奇,郭亮,毛泽民,毛泽东等人到粤汉铁路工人中的安源,组织工作,发展党团组织。在各地的早期同盟领导人中,大多数是中学生,但四川的工人更多。这与毛泽东同志建立联盟的思想密不可分。

1920年秋天,在董必武和陈坦球完成“共产党支部”之后,他们还开始建立社会主义青年团。董必武在武汉中学开设了施工队。收养其他学校的高级初中生。 11月7日,武昌社会主义青年大会召开了第一次组织会议。李书渠就建立同盟组织的目的进行了汇报,并通过了《武昌社会主义青年团指导方针》。青少年联盟每周开会一次,每次都有宣传报告,都有详细的记录。向中央政府报告。此外,武昌青年团还与上海,天津,上海,广州,长沙等地的青年团组织保持联系,互相交流和交流经验⑧。当时,上海党组织对团领导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过于紧张,陈炭球经常向团领导和中青年报告。讲述马克思和列宁的生平和理论,并介绍俄罗斯十月革命的经历。

广东省青年团组织于1920年3月成立。由于目前尚不确定他们信仰社会主义,因此团员中有许多无政府主义者。每个人的思想都不一致,工作难以进行,因此该团的活动停止了。 1921年1月,陈独秀以教育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到达广州时,他通过谭平山,陈功博和谭志堂重组了广州“共产党”,然后公开成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1年10月,按照北京青年团的要求,以学习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为青年团的形式,改组为党团长。该军团第一次筹备会议于1922年1月举行,共有58名成员。在2月举行第二次筹备会议时,成员已达到140名。经过认真的准备,1922年3月14日,在上海西苑召开了成立云南社会主义青年团的会议,全国青年团成立了。公开成立。此时,该团有500多名成员。早期小组负责人包括谭平山,陈功博,谭志堂,刘二松,阮晓贤,杨家安,冯菊坡,周其坚,罗其渊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林祖汉,梁芙兰,张善明,杨章福,彭Pa,郭守真等。谭平山,谭志堂,陈功波等不仅是党组织的领导,而且是团组织的领导。此外,阮小贤,杨家安,刘二松,罗其渊,周其坚等人同时担任该团的领导。

早期的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一个以社会主义为导向的团体,但那时该团伙的组成非常复杂。他们中的一些人相信马克思主义,一些人相信无政府主义,而另一些人则相信吉尔特社会主义和银团主义。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信念,遇到问题并且经常彼此意见分歧,这阻碍了工作的进行。在资金和人员变动等额外激励措施的帮助下,北京,广州,武昌和其他地方的青年团于1921年暂停活动。只有当中国共产党即将完善并派人加强对联盟的领导时,联盟的组织才能恢复并变得活跃。

在1920年成立社会主义青年团之后,他们积极参加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播,向广大青年工人和学生传播了科学社会主义思想,并结合他们的具体情况介绍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的基础知识提高了他们的政治意识,在党的建设中起到了一定的思想作用。积极招募和发展优秀的青年工人和中学生参加党的组织,为党的建设筹集后备力量。当即将建立党时,一群杰出的联盟领导人首先被吸收入联盟,并成为各地党建的骨干。任Bi时在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中,代表党中央对此作了充分肯定。他说:成立于1920年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在某种意义上说起了一定的思想和组织计划作用。”

党即将成立后,加强对联盟的领导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布其即将成立。党成立后,中国革命和青年运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党的“大一员”作为党的预备中学,研究了各地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建设和发展,并决定了招募优秀团员的方法(11)。中央和地方党组织,派出大批干部恢复和加强团的工作。

1921年8月,参加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和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张春年(即张泰磊)从南斯拉夫返回重庆。按照中国共产国际青年团关于建立中国同盟的指示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局的意见,张泰磊主持了同盟的恢复和发展。

1921年11月,党中央局发出通知,要求地方党组织注意青年运动,并为青年团组织“按照新的规定尽快促进”(12)。

在恢复和发展青年团的工作中,我们汲取了1920年建立青年团的经验教训,关注了青年团的思想建设,确定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为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团体。 。在重新制定的联盟临时章程中,明确规定社会主义青年团“以研究马克思主义,实施社会重建和支持青年权利为宗旨”。一些最初的联盟领导人由于信仰差异而离开了联盟。一些人他们改变了立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并在意识形态上达成了共识,使团的成员不再像以前那样复杂。同时,为加强领导,临时章程还规定:“未成立官方中央机构时,北京机构应充当中央机构”(13)。

1922年1月15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先锋报》的官方报纸发行。第一期至第三期由北京青年团赞助,邓中霞,刘仁京主编。从第四阶段移至北京,由团临时中央局承担,总编辑史存同,蔡和森,高尚德等也参加了编辑工作。 (该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从第八期开始,转移到该团中央执行委员会出版,直到1923年8月15日出版为止,总共出版了25期。 )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先锋派''的努力,是列宁在第一期向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提出的《国家殖民地问题的最终纲要》的最早译本,热情地推广了``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国家团结在一起。” 《先驱报》与吉尔特社会主义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揭示了吉尔特社会主义是从伯恩斯坦修正主义武器库中“偷走”的。 《先驱报》刊登了特刊“非基督教中学生联盟”,这有助于澄清帝国主义奴役的意识形态。 “先锋”还花费了较大的空间来阐述和研究与中国革命和青年团建设有关的一系列重大问题。简而言之,《先驱者》的出版在扩大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影响力,加强同盟领导人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统一整个同盟的思想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由于该党的重视和帮助,以及信念和意识形态的统一,该团的组织得到了迅速恢复和发展。到1922年5月,举行联盟“第一次代表大会”时,在该国家建立了17个联盟组织的地方:上海,北京,武昌,长沙,广州,南京,天津,保定,唐山,塘沽,安庆,杭州,潮州,梧州,佛山,新会,肇庆等。它分布在湖南,河北,湖南,湖北,湖北,广东,安徽,浙江,广西等城市,有5,000多个会员。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随着各地社会主义青年团的迅速发展,迫切需要从思想上和组织上加强和巩固其组织。 1922年2月22日,临时中央局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代理校长”的名义发出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通知。临时中央局解释说,急于召开省级会议的原因是“解决即将颁布的宪法,组织即将成立的中央机构与全省的S·Y运动联系并统一”(14)。

1922年5月5日,即马克思马克思诞辰104周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隆重举行。

选举马克思生日那天的会议具有重要意义。这是公开声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一个真正的革命青年组织,信奉马克思主义。

因为共青团社会工作会议的开幕式是与马克思的生日纪念大会和省劳动代表大会的欢迎举行的。因此,除了来自北京,长沙,武昌,南京,唐山,天津,保定,杭州等15个地方代表团的25名代表出席了会议,蔡和森,邓中协(即邓中霞),张春年,方国昌(即史存通),于秀松,易立荣,徐柏浩,谭平山,谭志堂,王振一,陈子波,莫耀明,舒一,陆一鸣,王中强,金家峰,张中一,张继武,张绍康,梁芙兰,陈功波等,还有两名外国代表。该省劳工大会的代表和来宾有1500多人。会上,张春年发表了会议讲话。随后,十六位嘉宾,劳动会议代表和团领导讲话。中国共产党国际代表大林在会上也发表了题为“国际帝国主义与中国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讲话。

会议持续了六天,共举行了八次会议。几天来,他听了史存同关于临时中央局和上海代表团的报告,以及谭平山(广东),邓中夏(北京)和易立荣(长沙)各地的代表,莫耀明(南京市等),就地方联赛情况进行了汇报,讨论并通过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纲要》,《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青年工人改善工作的决议》等六项建议。农民的生活条件,关于政治宣传运动的决议,关于教育运动的决议,关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与中国同盟关系的决议,关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与人民同盟关系的决议国际青年联盟。

版权声明

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